Arch Linux CN 社区管理者,Arch Linux Trusted User。因为职业,人称 fc爱呼吸 教授。

第一次知道 fc 教授是看到了教授的这篇知乎回答。当时我刚摆脱虚拟机的限制,在硬盘上安装了 Kubuntu 18.04,也算是尝到了 GNU/Linux 的甜头。使用的过程中也感受到了 Ubuntu 的局限还是比较多,诸如装包太慢、软件太旧、一些常见的软件如 npm、docker 源里面没有,必须要到处找 PPA。社区分裂得很严重,有问题不知道该到哪儿问,搜索到的结果大多也是针对 12.04 这样极其古老的版本。正当我叹息“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”的时候,我听到一个名叫 Arch Linux 的声音在呼唤我。正当我像绝大多数局外人一样担心 Arch Linux 会不稳定、滚两三次就会挂一次的时候,我看到了这篇回答:

應該說對於桌面應用日常開發而言,Arch這種滾動更新的,和 Fedora 這種接近滾動的,纔比較穩定。Ubuntu那種半年一更的只適合嚐鮮和新手入門,不適合長期用。

透过 fc 老师,我看到了一个乐于助人、活跃的社区,一群负责的打包者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,每个人用的编辑器都不同。然而就算大家有着各种各样的差异,整个中文社区的气氛还是很友好的。对于同一个问题,大家各有各的解决方法。你经历过的问题往往都有人经历过,没有人经历过也常常有菊苣愿意帮你分析。

fc 老师说话爱加 逃(,给人一种很亲近的感觉,虽然是菊苣却丝毫没有那种架子。fc 老师又是一个很厉害的管理者,许多次我看 tg 群就快吵起来了,fc 老师却总是能三言两语地化解矛盾(然后群里就😘起来了)。

高中同学,本名张杨。刚刚分班的时这个名字就吸引了我的注意,当时班上有个冷笑话叫做 “做人不能太张杨” hhhh,很久之前的事了。实际上性格很好,一点也不张扬。

曾和我一同因没交语文作业在讲台上跳 HOP 最后被语文老师操着扫把赶了下来

据 Jonny 说自己的高音曾经十分清脆很可惜我从未领略过 倒是十分有特色

曾约好一起女装到现在还没有兑现。

社交

在我的印象中 Jonny 是个擅长社交的人,学校里走在路上可以和好几个男生打招呼。不像我,认识的人基本上局限于同班同学。

为人很随和,也挺有主见。表面上看很简单、和别人什么都能聊的起来,实际上是挺有故事的一个人。与男生谈及这些故事特别是与感情相关的事时,总是用 “哎呀,有些事情嘛” 来敷衍;只有你单独找他出去才会袒露心扉。他的博客记录了一些他没有跟别人说的故事,所以叫 wdbefore, Write Down BEFORE 记录过去。

对待感情很认真、专一,如果你想找个男友而不是玩玩,找他绝对没错。

君计算机本当上手

据 Jonny 说,他接触 code 最早是为了写游戏外挂脚本。因此他最早会的语言是 Lua。Jonny 有个仓库放了一大堆阴阳师脚本,加起来有好几千行代码。Jonny 的 GitHub 上只有很少的仓库,头像没有更改,GitHub 昵称也十分随意,这也印证了 Jonny 是个专一的人。不像我搞搞这个又搞搞那个,项目倒是多,花里也胡哨,还在维护的却没几个,连个 deprecated 的提示都懒得加(不过也的确没什么名气是吧)。

曾两次和我一起分析gǎo过学校的网页答题竞赛。不过这次好像真的太张扬了,至今我们都没有收到奖状。

高二下学期每周有节体育课,老师怀孕了所以也没有怎么管我们,于是就有这样的一派和谐景象:炎炎夏日、树荫底下、两个少年手持书本孜孜不倦,一个少年在看 《Python 程序设计》,另一个在看 《Keras 入门教程》;清风徐来,十分惬意但是地上有蚂蚁

对软件自由貌似不是特别感兴趣,电脑上一个 Linux 都没装 是我的失误

我的友链页面不是为了 SEO 而存在的,而是为了传递友情。因此我只加我很喜欢的人。如果你喜欢我、想和我交换友链的话,欢迎发邮件让我知道你。